活动介绍:
21位京、沪、深三地知名艺术家,近70件具代表性的作品,不拘一格的创造模式及艺术载体……,沪上著名时尚文化地标大上海时代广场携手活跃在中国当代艺术最前沿的新锐艺术家共同呈献:“09杂念时代”当代艺术邀请展。通过动画、影像、装置、新绘画、摄影,行为艺术等多元艺术形态,完成一组全新、另类的尝试,集中展现了中国新一代艺术家在时代的进程中所表现出的蓬勃力量和无限创意。

策展主题:杂念时代
伴随着个人主义历史新阶段的到来,自恋和冷漠代替了直抒胸臆的反叛,诱惑和非标准化替代了整齐划一的逻辑,纷杂的念象取代了堂皇的意识形态,艺术在各个方面按照一种新的逻辑不断重塑,这使得我们处在一种全新的时代氛围之中。

主题阐释:我们今天身处何处?

上个世纪纠缠于革命与生产。崇尚未来、崇尚科技,凭借着普遍主义的理想曾经所向披靡,那些响亮的宣言以及其宏大的声势如今已不再符合时代潮流了。它曾主动屏弃了血统的差异、神圣的统治、传统的习惯和民族的特征。随着环境能源危机的一再上演,科学技术的乐观主义陨落了,革命与进步的灿烂明天不再有人相信,没有任何的政治意识形态能让人们激情重燃。社会单元将从纪律和革命为标记的体系中解放出来。

在艺术领域,艺术家们打破行规,将“现成”以及自发性作为一种理想的境界,主张一种即兴的发挥。于是,杜尚的手法更象是一场豪赌,颠覆了艺术的情感、职业以及事业的概念。自此便围绕着小便池周遭展开了混杂的行动,小便池也成为了混乱开始的信号。艺术不在是一个变革的领域,也不再具有先锋和开拓者的地位,它渐渐枯竭了,其主人公也都不再有新意,这样的时代在我们的注视下烟消云散了。

上世纪的艺术是变革的,而社会是保守的。今天,这种情形已大为改观,我们身处于一个个人主义盛行的时代,私有化的不断扩大,社会认同遭到侵蚀, 政治与意识形态遭遇疏远,个体特征加速不稳定化,普遍主义再也不能激励社会与个人,随处可见的是人们对自我的寻求。我们这个时代盛行着标新立异,充斥着懊恼与反省,渴望着个人自立。艺术的意义已经不在于创造新的形式,也非在于要摧毁当代各种形式,也非要再现过去,而是要让各类风格和谐共处,要缓解传统与当代之间的对立,缓解本土与国际的矛盾,打破对具象、抽象、各式类别的偏执,包容代替了排斥。艺术不再有顽固的意识形态,而只有基于参与和选择的各项制度,其中身份与角色变得模糊,个体也变得浮躁而宽容,自我自由的想象与选择代替了权威的预设与限制。

革命、集体、仪式、条律、习俗及传统都寿终正寝了,一切都沉浮在自我滋生的空间里。淘汰的、漂移的、不稳定的自我浸淫于一种无悲剧也无末日的空虚之中。大量的后现代生活模式制造出了一种光怪陆离的空虚,值此之际,自我、自恋、自幻的痴迷和纷杂的念象粉墨登场了——杂念( SCATTERED),所有的人或多或少都有一种艺术上表达的意念,我们真正的进入了个性文化异彩纷呈的时代。处处都有一种真实的、自发的、民主化的艺术实践,执著于自我表达的、创造性的自恋个性相得益彰,尽管它的实践是以我行我素的方式来进行的,这种实践的旨趣飘忽不定、包罗万象,或是绘画、或是装置、或是材料、或是音乐、或是游戏、或是影象动画……在当代艺术混乱的语境中,“杂念展”所创导的艺术在各个方面按照一种新的逻辑不断地重塑,“绝对的现代”被“纷杂的念象”所替代。自由的想象和自由的创新也不再非得要拘泥于国际风格,它存在于自我感怀之中,其变幻动荡是无止境的,它洒脱而自然,一如与世无争的自恋型社会,艺术作品的民主化和个性化日趋完善。秉持“杂念”艺术家再也不依靠繁文缛节的主义精神,而是依据最微不足道的束缚以及尽可能多的个人选择,最微不足道的清戒和尽可能多的欲念,最微不足道的强制和尽可能多的理解来实现目的,更甚之处它可能根本没有任何目的。

一切旨在纷杂的念象中得以呈现。

 

 

 

 

 

 

 

 

 

 

 

 

 

 
 
Shanghai Calanstar Culture Co., LTD 2011 Calanstar Design Studio
“杂念时代”当代艺术展